动力煤产地调研报告:紧平衡格局维持

  流向:年销售中有三成用于下水,七成用于地销,下水煤中长协与市场各占一半。

  三、策略修正与行情推演

  调研背景:2018-2019年是先进产能加速释放的两年,之前市场普遍预期19年将是供给相对宽松的一年,而神木矿难后,陕西省长达五个月的安全整治行动以及年后产地复工进度使得供给端能否重回宽松疑云重重。

  2、煤矿超产情况普遍存在,榆林地区仍是重心。根据我们的调研,鄂尔多斯地区多家矿同样处于产量超出核定生产计划的现象,但超产并非以无序状形式存在,多以资源枯竭但尚未退出的煤矿进行领票置换;全区来看,有效产能大约在6.6亿吨,2018年产量6.64亿吨,有效产能与实际产销量数据基本符合,全区总量超产情况并不突出。

  成本:自有矿开采成本优质矿在100元以下,老矿区在200元以上;完全综合成本平均处于100-200之间。

  2、某煤矿企业B。

  成本:完全成本低于150元/吨;坑口外购成本当前345元/吨,由于签订坑口采购长协,比市场优惠10-15元/吨。

  矿难前库存4万吨,现在库存不足1万吨。

  (三)晋北地区

  

  2、某重点企业B。

  另外,矿难前夕受市场悲观情绪影响,下游江内贸易煤库存大幅下降至同期较低位置,在海运费处于历史低位的同时,阶段性贸易补库刺激市场交易,北方港询盘增加。在阶段性供需错配的影响下,价格得到一定程度的反弹。

  

  年报修正:自“1.12”神木矿难事件以来,我们不断进行追踪与调研,根据实际情况与数据分析,综合考虑来看,2019年,内产或许仍有增量空间,但增幅较窄,预计可能低于1%,全年供需缺口小于2018年但变化不大,紧平衡格局仍旧存在。因此我们修正年度策略预期,2019年市场波动空间540-650之间,较前期策略分析结论上浮30元左右;修正年度市场均价不低于600元/吨,上浮30元/吨左右。

  调研时间:2019年2月18日—2月22日

  流向:2018年下水比例为近50%,剩余50%用于原煤地销,化工、贸易、其他洗煤厂、宁夏等;预计2019年下水量有所增加。

  发运煤源:神华煤矿、乌兰煤矿及周边中小矿,煤种热值在Q5000-Q5400之间。

  成本:完全成本130元/吨,外销洗煤Q5700坑口价395;煤泥75元/吨。

  

  1、某发运站台A。

  复产:矿难基本无影响,照常放假如期开工,但榆林方向拉煤车年前明显增多。

  3、安全督察复产推迟,供给缩量基本确定。根据我们的调研来看,节后2月14号发布的第一批复产名单并非是实际生产名单,复产前仍需进行批复,且临近两会,普遍认为批复生产会在3月中旬两会之后,则一季度影响产量不低于2000万吨。按照批次批复生产来看,第二批批复生产矿复产应该在4月份,之后逐批验收,预计最晚复产可到6月份,上半年实际影响产量不低于3000万吨。综合来看,由于榆林地区的安全督察与复产验收情况,榆林区2019年产出缩量在5000万吨以上,且基本发生在上半年。

  调研发现,榆林地区煤矿同样存在如此超产情况,且民营远甚于国有矿。据数据分析来看,榆林区有效产能3.6亿吨左右,国有:民营比例基本为2:1,2018年实际产量4.5亿吨,超产率25%,超产情况尤为突出。

  发运量:2018年铁路发运510万吨,其中下水占比一半,主要到京唐老港;2019年无增量。春节之后,由于神木矿难停产,基本无发运。

  产量:设计产能800万吨,核定产能800万吨,2019年预计通过产能置换向1200-1500万吨级申请;自有800万吨级洗煤厂。原煤产出热值为Q5000,洗选率80%,可达到Q5100-Q5800,剩余煤泥热值仍有3800大卡。

  成本:开采成本90元/吨以下,完全成本230元/吨。

  流向:主要以北港下水为主,运费180元/吨。

  复产:类似于企业A,矿难基本无影响,甚至开工时间早于去年一周。

  复产缓慢原因:防暴车质量与数量不达标,短期内难以采购足量符合要求的防暴车;超出核定产能计划生产;违法外包现象严重。

  发运能力:设计发运1000万吨/年,18年完成530万吨,19年预计实现800万吨;快装系统能力1小列/90分钟。

  堆场库存:站台占地300亩,散装库存20万吨,8万吨级储煤棚2个,预计2019年新建一个20万吨级储煤棚,年底投产;最高库存40万吨,现在库存15万吨。

  但是耗煤大户的电厂去库存进程似乎并不乐观,时至如今库存仍旧处于历史高位,3月中旬天气转暖,采暖季过后,民用电边际增量拉动大幅缩减,煤电消耗淡季到来,去库存速度将再下一个台阶;此时产区复产量增加,供给端存在显著增量,且预计供给端边际增量超出需求端边际减量,市场价格反弹持续性受限,预计在矿难影响的短期反弹后,市场在3月中下旬重归下行轨道,预计市场价可能回落至550元/吨附近,全年低价区可能在此时出现。

  产量:2018年销售总量8400万吨,其中自产5200万吨、外购3200万吨,自产煤种为5000大卡-5500大卡。2019年自产基本平控,外购预计增量500-700万吨,增量在于特殊煤种,欲通过外购山西煤、喷吹煤等来拓展水泥、钢材等客户群体。

  (二)市场行情推演

  因此我们修正年度策略预期,2019年市场波动空间540-650之间,较前期策略分析结论上浮30元左右;年度市场均价不低于600元/吨,仍旧上浮30元/吨左右。

  发运量:2018年发运量240万吨,200万吨为自主贸易煤;2019年预计发运350万吨。2019年站台二期工程开工,预计扩增运力300-400万吨,年底投产。

  3、某煤矿企业C。

  流向:自产量90%用于下水,10%用于地销与自用;外购煤主要用于市场贸易,少部分用于长协煤的补充。

  到港成本:北线发运量最多,成本630-640元/吨;东线19年预计会有增量,成本610-620元/吨。

  产量:核定产能400万吨,设计产能1200万吨,按技术能力达产可达1500-1800万吨。生产煤种原煤Q5800-5900,洗选后可达Q6100。

  陕煤市场流向:陕西煤炭主要流向在地销,市场以水泥、化工以及周边省份发运为主,通过管内发运下水煤量在2000万吨以下。

  我们在2019年度策略报告《供需矛盾有所缓和,价格中枢稳步下移》中提出,2019年产出增量明显,产量预估存在2%的新增量,总供给维持增长,供需矛盾基本缓和,总基调向宽松转换。

  2、某煤矿企业B。

  淡季高库存在上半年使得主产区总产量缩减的效应难以有效体现,而再次进入旺季之后,快速拉起的高消耗将加速库存的去化进程,预计在旺季中期将迎来一波新的补库行情,市场可能会有一波较为可观的上涨,高度或在650元/吨附近。

  (二)神木地区

  (一)年度策略修正

  流向:下水发电厂长协比例25%,75%用于地销,以化工、贸易、宁夏发运为主,基本都是汽运。

  榆林复产情况:一期批复49家矿,目前大部分处于验收审批过程中,只有央企所属个别煤矿正常生产,省属煤矿同样处于验收中,预计两会后才能复产;一期重点挂牌督察44家煤矿,预计验收复产要有所延迟;后期批复生产的企业最晚可能到6月份才能正常运营。

  (一)鄂尔多斯地区

  春节前后,受“1.12”神木矿难影响,西北地区煤矿开工率大幅下降,产出大幅减少,站台库存几乎下降到历史同期最低位置,坑口价格大涨,倒挂严重性甚于前期,贸易发运积极性受到极大压制;且节后榆林区复产进度缓慢,市场高卡优质煤源稀缺。

  堆场库存:站台煤棚8万吨级一个,堆场能力4万吨,现场存能力12万吨;二期煤棚12-14万吨,年底投产,预计场存能力增加至20万吨。

  

  

  二、调研情况总结

  正文

  4、某煤矿企业D。

  产量:自有产能2500万吨,煤矿6座,在产5座(井工2、露天3),2018年销售量2900万吨,其中自产2000万吨、外购900万吨,自产煤种热值在3800-5500大卡之间;2019年预计自产平控,外购1000万吨,全年基本无增量。

  因此我们预计2019年现货价格波动区间下移到500-630元/吨,价格中枢将下移到绿色区间以内,全年价格较2018年下一个台阶。

  复产:矿难基本无影响,照常放假如期开工。

  1、某煤矿企业A。

  调研地点:鄂尔多斯(600295)-神木-五寨-大同

  

  1、主产区新增产能有限,2019年内产增量不及预期。根据我们的调研与分析,鄂尔多斯地区部分矿按照地质条件与生产技术,实际产能可达千万吨级以上,由于前期核定较低,后期可通过产能置换进行核增,置换产能基本都是区内资源枯竭但产能指标仍在的矿,如果看全区情况,新增较少,预计2019年全区新增产量3000万吨以下;陕北地区与鄂尔多斯地区同属一块煤田,情况类似,2019年基本维持平控状态;晋北资源情况明显差于陕蒙两区,调研中某样本矿恰为新近最后一批核定产能,2019年新增较少。

  矿难前每天发运4-5小列(3200-3300吨);矿难后每天发运1列。

  成本:完全成本200元/吨以内;坑口价按照CCI市场倒推。

  发运临界线:倒挂20-30元/吨,站台自有贸易可进行发运,代发运基本停止;40元/吨以上,自有量也会停止发运;当前倒挂60元/吨以上,基本无发运。

  发运煤源:主要以榆林地区煤矿为主,煤种热值Q5800。

  产量:核定产能90万吨,2018年处于试运转阶段,产量30万吨左右;2019年预计产量可达100万吨。生产原煤为热值Q4300-4500,硫分1.8左右,洗选后可达热值Q5000-5500,硫分1以下。

  报告摘要

  自“1.12”神木矿难事件以来,我们不断进行追踪与调研,根据实际情况与数据分析,我们预计2019年主产区新增产出低于预期的2%,且矿难后,仅考虑停产批复延迟,影响产出将可能在5000万吨以上,如果再考虑超产严查问题,影响产出缩量可能不低于7000万吨。综合考虑来看,2019年,内产或许仍有增量空间,但增幅较窄,预计可能低于1%,全年供需缺口小于2018年但变化不大,紧平衡格局仍旧存在。

  复产:矿难无影响,春节放假三天,主因是春节短倒汽运放假;节后初三已开工,仍因为短倒处于半生产状态;初七初八开始,生产恢复;鄂尔多斯地区春节后煤管票正常领取,暂时无政策出台影响。

  停产复产:跟往年类似。

  复产:矿难基本无影响,照常放假如期开工,但榆林方向拉煤车年前明显增多。

  发运煤源:主要以鄂尔多斯地区煤矿为主,以陕北5家200万吨级矿为辅;煤种热值Q5300-5800。

  一、主产区调研基本情况

  5、某发运站台E。

  1、某发运站台A。


posted @ posted @ 19-03-10 08:27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速发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