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坚持“六稳”政策方略

  “努力寻求最大公约数”,或许是正确坚持“六稳”政策方略的“低成本路径”:最重要、最关键、最根本的政策目标应当是“稳”。其一,应当关注“六稳”在稳定我国宏观经济运行中的总体政策合力,不宜一般性“发现并揭示”某一稳定政策的“成败”。其二,应当增强“六稳”在保持我国经济发展进程中的综合政策定力,不宜简单化“判断并解释”某一稳定政策的“功过”。其三, 黑龙江应当谨防目前的“六稳”举措陷入类似当年的“保八”误区,尤其是在缺乏严谨调研、尚未获得真实数据支持的情况下,要谨防固化“六稳”思维定式。

  在现有关于学习研究评论“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宏观经济政策的文献中,认为“稳就业”最重要者有之,否则何以理解其被排在“六稳”之首?认为“稳投资”最关键者有之,否则何以正视“没有真金白银稳定投入哪有国民经济稳定增长”的现实?认为“稳预期”最根本者有之,否则何以解释中国经济如此长周期地稳定发展?等等。

  夏汛鸽 全国工商联智库委员会委员

  

  2018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提我国经济“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笔者以为,在中国经济“稳中求进、企稳向好、稳中有变、变中有忧”的逻辑演进中,再次生动体现了国民经济运行进程中“不确定性或非确定性”经济保持长期总体稳定趋势的对立或悖论;恰恰相反,关注不确定性或关注非确定性是中国经济长期保持总体稳定“战略定力”的对立统一之义。


posted @ posted @ 19-03-09 10:50  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速发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